快捷搜索:  as  刘浪  合川  力帆股份  创意文化园  test  力帆  天天630

赛事心得/太鲁阁马拉松 赛道上,请叫我捷豹

2020太鲁阁马拉松,距终点前5公里处,身体已经相当疲倦,委曲自己调息着呼吸,稳着措施,不求快,但求稳,抵达终点前,不能抽筋,也不能熄火,前方有两位跑友,正对话着…

气喘哥:你不要等我了,自己快跑吧!

Y拖弟:不要啦,我们一起进场,我等你!快点,我等你。

两个人,相互提携,相互激励,但气喘哥显著已经体力不济,两个人因此就慢下来,我连续以稳固的措施,跨越他们,继续前进。

气喘哥:你跟前面谁人,谁人"捷豹"的啦!跟好他一起进场,别等我了!

咦,怎么把我扯进来了?

我说:别跟我,我也快不行了,你自己跑。

气喘哥:厚!每个都说快不行,然后就一起跑过去,你跟他啦!

于是Y拖弟就一起跟在我死后,随着我的步频前进,能在此处偕行,谁也赢不了谁,代表人人的实力相当,体力也都已经差不多了,我继续调整着呼吸,继续前进。

就这样,我们一前一后,又跑了两公里,Y拖弟身体魁武,脚步繁重,每一步都发出伟大声响,我们逾越的每个人时,大多是21km半马跑者,他们都好奇的回头看看这脚步声。

Y拖弟:年老,你知道这路上另有上坡吗?

他在后头问着。

我说:没了吧!就靠近隧道口,有点小坡度。

我凭着出发时的影象,但老实说,血液可能已经不流过大脑,都灌注在两腿的股四头肌中,我有点胡言乱语。

Y拖弟:那好,我应该可以完赛,我没办法再跑上坡了。

抵达最后一个补给站,由于只剩下不到两公里,这时候,任何补给,都是在诱骗大脑,拖慢速度的。我原本就不计划进站补给,拿起手上预先准备的软水壶,啜饮着几口水,骗过干枯的喉咙,滋润一下声带,直直稳稳的跳过补给站。

此时发现,后方繁重的拖鞋声消逝了,看来他是进站休息去了。我终于又可以一个人跑,很不习惯被人随着。

我一步一步地前进,步幅已经缩小,大腿已经僵硬,心脏似乎就要从喘个一直的嘴巴跳出来,我委曲驱使着这个身驱继续运动着,肉体与灵魂正在逐渐星散。终点就在前面,我要跑下去,非到不可,决不妥协。脑内啡连续发挥作用,听说一趟马拉松,身体内脏受到的打击,跟被大卡车撞到一样,我却完全感受不到痛苦,飘飘欲仙、如梦似幻、腾云驾雾般地飘移在赛道上。

 「年老!」一声年老,把我从昏厥状态下拉回。

发表评论
sunbet声明:该文看法仅代表作者自己,与本平台无关。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