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as  test  创意文化园  刘浪  力帆股份  天天630  合川  力帆

平顶山房屋出租:管理篇:孝感·鄂州·咸宁·襄阳·潜江

潜江:汪洋中的一条船

“我们决断早,力度大,言入心”,潜江防控经验可供后来者鉴

文|财新记者 张进

  湖北省疫情分布图以颜色深浅表示感染程度。目前,武汉之外16地市仅有潜江和神农架两块是浅粉色。

  数据显示:截至2月13日24时,湖北省累计报告新冠肺炎病例51986例(含临床诊断病例15384例),神农架林区排在末位,仅10例;其次就是潜江市,104例(含临床诊断病例9例)。

  神农架地处鄂西,山高林密;潜江则在湖北腹地,距武汉只150多公里,交通便利,人烟稠密。在周边严峻疫情包围下,潜江犹如汪洋中的一条船,引人注目。

  这不是侥幸和偶然,一切源于潜江的恰当应对。

潜江先行

  潜江市委书记吴祖云回顾潜江防疫举措时说:“我们决断早,力度大,言入心。”据他介绍,1月17日,潜江果断将第一批32个疑似病例集中收治、隔离治疗。那一天,正是湖北省“两会”闭幕日,武汉市卫健委当天未通报新增病例,官方口径仍然是“未发现明确人传人”。

  潜江为何独自先行?吴祖云回忆称,那些天正在武汉参加湖北省“两会”,获知了一些关于疫情的信息。“我和市长觉得这个事情太大了,所以我们先下手,哪怕冒了一点点不是太合规的风险。”

  这“风险”是什么?吴祖云未多作解释。但凭经验可以推知:疫情的预警、检测、排查,从来都是双刃剑,是有成本的。做对了,固然是先见之明;但假如预警之事并未发生,成本谁来承担?谁负责任?这个时候,潜江提前单独行动,体现了主政者的担当,虽然会冒一些风险,却可以避免很多无谓的损失。

  耐人寻味的是,财新记者查阅了1月17日前后的潜江政府网,此举未发现有任何记载;惟一能查询到的,是1月23日《潜江研究部署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防控工作》一文——这说明,这些先行举措在当时是“可做不可说”。

  根据官方简历,吴祖云1967年1月出生,1988年毕业于上海交通大学电气工程及其自动化专业,工商管理硕士学位。自基层一步步擢升,曾任监利县委副书记、武汉市黄陂区委书记,2018年任潜江市委书记。

敬畏与谦抑

  正因为“立足早”,才抢占了防疫主动权。接下来,如何有效行动,而不是盲动、乱动?这需要对防疫这样专业的事有清醒、正确的认知。对此,吴祖云有一句话广为流传:“这个病毒我们还没有搞清楚,敌人太强大了。”这便是对人类的未知存有敬畏之心。唯此才能谦抑、谨慎,不轻浮、不虚飘。

  吴祖云还活学活用“孙子兵法”——因为敌人强大,因此要“强而避之”,正确的战略战术是“善守者藏于九地之下”,暂时不与病毒正面冲撞,假以时日,等科研人员研究出药物再歼灭之。因此,吴祖云提出:“让社会安静下来,把‘安静’作为一种武器。老百姓要待在家里,把病毒围困在最小的单元。”

  “要以静制动,静候佳音。”他如此总结他的防疫思路。

  1月23日,湖北省疫情防控工作会议召开后,由于潜江此前已有充分准备,便能立刻开始行动:成立市疫情防控指挥部;设立11个工作专班;第一时间“封城”;终止所有娱乐活动;出台禁足令。

  1月23日下午,潜江市疫情防控指挥部发布1号令,全面启动突发公共卫生事件II级响应,同时发布全市所有市际客运班线、城市公交等暂停营运的通告。1月24日,指挥部下达2号令,全面启动突发公共卫生事件I级响应,并发布潜江火车站离潜通道暂时关闭的通告。紧接着,指挥部发布全市疫情通报、公布捐赠方式、公布新增救治定点医院等。后来,潜江市委、市政府更是制定并执行了“路口初检,医院救治,追踪近者,定点观察,医患隔离,停止聚集”等防控准则。

政府与民间良性互动

  回过头看,潜江的防疫管控堪称严厉,如定点隔离、居家隔离、封城、封路等。但整体看,这些“硬核”举措并未引发太多负面情绪,这可能与潜江的“村民自治”传统不无关系。

  1999年,潜江市因“村务公开、民主监督、以法治村、民主管理”等举措,被民政部表彰为“全国村民自治模范市”。长期熏陶下,潜江民众有较高的自治意识,与政府互动较顺畅。

  潜江市新冠病毒感染肺炎疫情防控指挥部一位工作人员对财新记者介绍说,此次疫情防控的具体措施有:全面实施网格化管理、地毯式走访;全面摸排返乡人员,实行“一户一档”登记,建立身体状况“微信日报告”机制;全部隔离观察并追踪密切接触者等等。

发表评论
sunbet声明:该文看法仅代表作者自己,与本平台无关。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